设为首页 | 我要投稿
长安播报

“云剑”行动添战果!父子接力追凶22年,杀人犯“光头”终落网

2020-03-25 17:07  来源:平安广西网  责任编辑:聂明镜
字号  分享至:

“儿子,确定是他吗?身份核实了吗?”

“确认了,就是他。”

3月20日,广西壮族自治区崇左市天等县公安局专案组民警在广州市番禺区抓获命案逃犯赵某力后,刑侦大队教导员龙彪立即用手机将情况告知千里之外身在广西天等县的父亲龙廷敢。“赵某力”这个名字,对于龙廷敢来说,他比谁都清楚,因为这个人,足足让他惦记了22年。

“好,把他安全带回来。”在得知消息后父亲欣喜万分,并叮嘱儿子平安归来。

3月21日凌晨4时许,一辆闪着警灯的警车徐徐开进了天等县公安局大院,民警从车上押下来的光头男子,正是22年前命案逃犯赵某力。

22年后,终于结束了

“爸,我们到了。”龙彪向父亲道了一句平安后,将眼前这位命案逃犯的照片发给了父亲。

龙廷敢看着眼前这位“熟悉的陌生人”顿时陷入了沉思,“最终还是回来了”,龙廷敢在沉思片刻后豁然开朗。

至此,一起将近22年的命案积案,在两代公安父子的接力下,案件宣布告破!

这是天等县公安局今年以来侦破的第2起命案积案,同时实现了在一周之内连续侦破2起20年以上命案积案的成绩,为2020“云剑”破命案积案专项行动再添新战果。

男子家中惨遭杀害

嫌疑人畏罪潜逃,杳无音信

这场两代公安接力追凶赛还得从22年前的一个夏天说起,1998年7月3日晚,天等县进结镇茴利村发生一起命案,村民梁某身中数刀后倒在血泊里,已无生命迹象。当年负责侦破该案的正是时任天等县公安局副局长的龙廷敢,现已退休。命案发生后,天等县公安局立即启动命案侦破机制,龙廷敢带领办案民警连夜赶往现场开展案件侦破工作,那时候为了减少往返时间,他们吃住都在村里,经过现场勘察和大量的走访调查,发现同村的赵某力有重大作案嫌疑。

民警立即前往赵某力家进行搜查,但案发后赵某力已经畏罪潜逃。在往后的日子里,办案民警从未放对赵某力的追捕,根据线索,龙廷敢和同事曾经到南宁、东莞、广州等地展开追捕,但无论民警怎么努力,赵某力就好像人间蒸发一般,杳无音信。

2008年,龙廷敢正式退休,这也成为了他挥之不去的遗憾。

父亲的遗憾儿子来补

儿子接手陈年命案继续追凶

2008年,龙廷敢的儿子龙彪正式参加公安工作。10年前的“1998.07.04”命案当时影响很大,父亲早出晚归,重心都在侦破该起案件中,也多次和他谈起了案件经过。为此,龙彪对“赵某力”这个名字印象深刻。随着父亲退休了,但该案还未侦破,这起命案的“接力棒”自然而然落在了龙彪的手上。

在档案室,专案民警翻开了“1998.07.04”命案卷宗,足足有一米厚,这些已泛白的卷宗纸上凝聚了老一辈刑警们的心血,他们的认真与执着无不感染着在场民警。专案民警沿着老前辈的踪迹,逐一筛选排查,希望从中得到有价值的线索。

自2020年公安部开展“云剑”破命案积案专项行动以来,天等县公安局强化责任担当,牢固树立“命案必清”工作理念,不断创新追逃技法,全力攻破历年命案积案。天等县副县长、公安局长梁克多次对命案积案侦破工作进行部署,他要求,全体专案组民警充分发扬了“盯案不放、不破不休”的战斗精神,要对往年未破命案积案逐一进行“回头看”,不断加大对信息数据研判比对力度,为落地核查提供依据,从而实现精准打击,早日实现命案积案“清零”目标。

对久侦不破的陈年命案,天等局坚持专案深入挖掘的基础上,转变工作思路,重新梳理排查案件线索,为推动命案积案的侦破实现转机。3月19日,网安(情报)大队民警韦锋通过研判比对,发现了疑似命案逃犯赵某力的重要线索。

梁克副县长得知情况后,第一时间找到了龙彪,“你父亲之前未侦破的命案有了线索,你有没有信心把他缉拿归案?”

“请局长放心,我肯定会把他带回来!”龙彪给局长敬了一个礼,立下了军令状。

主动请缨千里缉凶

亲自将22年命案逃犯缉拿归

这次抓捕行动已经在他脑海里上演过无数次,他知道这天会迟早来临。对他来说,这是帮助他父亲弥补遗憾,也是给受害者家属交代的最好时机。3月20日,龙彪带领等专案民警踏上了前往广州抓捕的征途。

在对案件线索进行摸排的同时,他从厚厚的卷宗里,翻出了赵某力当年作案经过,希望从中能找出更多关于赵某力的线索。如何在人海茫茫的广州市快速锁定命案逃犯的准确落脚点,这考验着民警的综合分析能力。这个重担落在在网安民警韦锋的身上,他在一次又一次排查中无功而返,但毫无气馁,不断缩小排查范围,功夫不负有心人,通过对前期掌握的线索寻踪觅迹,最终锁定了赵某力的固定落脚点,其很有可能居住在番禺区大龙街茶东村的一出租屋内。

3月20日下午,办案民警对赵某力活动的区域展开布控,在当地警方的协助下,一个外号叫“光头”的男子出现在民警的视野,民警一拥而上迅速将其控制住。

“你是赵某力?”龙彪向嫌疑人询问道。

“我不是……”嫌疑人欲言又止,试图想继续隐瞒自己的真实身份。随后龙彪拿出了警官证并用天等土话再次询问:“我是天等县公安局民警,你是不是赵某力?”

在沉思片刻后,他用土话回答道:“我是,我是,我知道怎么回事了。”面对民警的“灵魂”拷问,赵某力内心有过挣扎,但最终还是卸下了伪装,放下了戒备。他早就知道这一天会到来,只是不确定是哪一天。

“咔嚓”在拷下手铐的那一刻,赵某力的22年逃亡生涯宣告结束。

回顾这22年的逃亡生涯,为躲避公安机关追捕,赵某曾徒步行走几百公里,辗转南宁、东莞、广州等地,不惜斩断了和家里人的一切联系,孤身一人不敢结识朋友,想尽办法漂白身份。平日里,他在出租屋附近的加工作坊以打零工维持生计,一度过着居无定所、战战兢兢的日子,直到民警找到了他。

相关报道

港府包机接人,秘鲁:中国护照放行!英国国民...

每天3分钟,速览全国法治新闻。

浙江嘉兴中院二审宣判一起特大跨境网络色情直...

此案系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公安部联合挂牌督办案件。

用政法新媒体的春天,带来政法事业的万紫千红...

我们必须为共和国守住中国互联网的半壁江山!

心疼!45天后,刚下“火线”的他,却进了医院...

他们的负重前行,换来了福建全省监狱的“零感染”和服刑人员的安全感。